<button id="nu3mh"></button>

  • <th id="nu3mh"><pre id="nu3mh"></pre></th>

      <rp id="nu3mh"><ruby id="nu3mh"></ruby></rp>
      <form id="nu3mh"><tr id="nu3mh"><u id="nu3mh"></u></tr></form><button id="nu3mh"><object id="nu3mh"></object></button>
    1. <tbody id="nu3mh"><center id="nu3mh"><video id="nu3mh"></video></center></tbody>

    2. 咨詢熱線:

      18595271032

      聯系QQ:

      2863379292

      官方微信:

      股權眾籌的風險危機越來越大

      常見問題

      導讀:股權眾籌走進死胡同后,到底該怎么玩?眾籌是互聯網帶給人們的“阿拉丁神燈”,智能產品還未生產出來就有粉絲預購,奇思妙想在極短時間內獲得啟動資金,甚至創業公司的股權、債權也能

      發表日期:2020-01-31

      文章編輯:興田科技

      瀏覽次數:7994

      標簽:

      股權眾籌走進死胡同后,到底該怎么玩?

      眾籌是互聯網帶給人們的“阿拉丁神燈”,智能產品還未生產出來就有粉絲預購,奇思妙想在極短時間內獲得啟動資金,甚至創業公司的股權、債權也能被“網購”,眾籌參與者不再只是前置的消費者、夢想贊助商,還可能成為傳說中的“天使投資人”。

      傳統VC/pE機構的確存在融資效率低、審核周期長的弊端,讓越來越多的草根創業者把希望依托在新興的股權眾籌平臺。在浩浩湯湯的全民“創業潮”中,融資成為了剛需,股權眾籌平臺終于開始“逆襲”,2014年新增股權眾籌平臺達54家,2015年股權眾籌平臺在“互聯網+”及“雙創”的政策利好下呈現“野火”燎原之勢。

      隨著電商巨頭、金融系及其老牌VC/pE機構紛紛染指股權眾籌業務,其中的泡沫被日趨激勵職業競賽快速擠掉。據網貸之家發布的《2016年4月眾籌行業報告》顯示,今年前4個月全國倒閉的眾籌平臺43家。目前,國內的股權眾籌平臺經過洗牌后開始“大分化”,有的做多元化的平臺,有的走小而美路線:前者如京東東家、36氪;后者如人人投主要從事實體店鋪私募股權融資,投壺網專注醫藥健康產業股權眾籌。

      那么,股權眾籌平臺與監管層面的博弈如何深刻影響眾籌行業發展?股權眾籌平臺自身為什么會陷入商業模式困境?股權眾籌平臺終是一地雞毛,還是開創互聯網金融的全新路徑呢?筆者試作如下解析。

      股權眾籌的風險危機越來越大 微網站怎么開發

      法律地位不明始終是“達摩克利斯之劍”

      眾所周知,只有上市公司才能公開募股集資,而“為創業者而生”的股權眾籌平臺注定了與現行的證券體系和監管制度反復斡旋。創業項目在網上募集投資資金,是否涉嫌非法集資?風險投資失敗率在80%以上,互聯網降低了投資人的門檻,是否將“高風險資產散戶化”?

      在經濟下行壓力劇增的新常態下,創業創新被當政者視為提振經濟、保障就業的戰略抓手,股權眾籌平臺成了融資困難的中小微企業的“及時雨”,因而現行的法律監管體系對于股權眾籌模式一直作壁上觀,并適時釋放出一些“曖昧”表態。

      創業項目股權眾籌某種程度上仍是傳統VC/pE投資行為的線上化,本質上仍屬于高風險、高收益的股權投資行為,全民天使投資人是偽命題。證券業協會于2014年底《私募股權眾籌融資管理辦法(試行)(征求意見稿)》中明確了規定融資者通過股權眾籌時必須采取“非公開發行方式”,單個項目股權眾籌的投資人不得超過200人;并規定“合格投資人”是投資單個融資項目的低金額不低于100萬元人民幣的單位或個人,其中,單位的凈資產不低于1000萬元人民幣,個人的金融資產不低于300萬元人民幣或近三年個人年均收入不低于30萬人民幣。

      2015年7月底,央行聯合十部委出臺了《關于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》,明確規定“股權眾籌”性質是通過互聯網形式進行公開小額股權融資的活動;隨后證監會頒布《關于對通過互聯網開展股權融資活動的機構進行專項檢查的通知》對“股權眾籌”與“互聯網非公開股權融資活動”進行明確區分。

      事實上,除了京東金融、螞蟻達客、平安拿到了眾籌公募牌照,其他股權眾籌平臺均不符合要求,去年國內多部分股權眾籌平臺大多改名。因而文中提及的“股權眾籌平臺”是約定俗成的叫法,官方稱呼實際上是“互聯網非公開股權融資平臺”。而關于股權眾籌的合法性的“另一靴子”遲遲沒有落地……

      股權眾籌平臺的商業模式困局

      股權眾籌平臺作為“連接”項目方與投資人的撮合者,其存在的價值無非是:針對傳統VC/pE機構不足,填補公募與私募基金之間的中等額度股權投資的市場空缺,從而解決中小企業融資難的問題,并保護投資人的利益,讓投資人賺到錢,平臺才充足的資金來源。

      平臺在股權交易服務中,需要承擔高昂的運營成本。在項目的篩選階段,分析師會對項目反復評估、百里挑一;在項目包裝上線時,平臺為項目對接合適的投資人;在項目結束后,由于股權眾籌的退出周至少需要3至5年,是以IpO回購、新三板或上市退出,還是以股權轉讓、并購重組或清算形式退出,需要持續跟進。此外,小微企業的眾籌很有可能吸引一部分“低風險承受能力”的投資人,平臺還需對投資人進行資格認證,并做風險管控。

      平臺如何才能盈利呢?目前股權眾籌平臺的盈利模式主要有四種類型:(1)中介費模式,平臺向創業者抽取融資金額的5%作為傭金,如京東東家、36氪、原始會、大家投、人人投等;(2)跟投模式,如天使匯、創投圈等平臺收取融資項目1%的股權作為回報;(3)分期付款模式,如人人投把實體店鋪的融資額分期打款給創業者,利用賬期差做穩健型理財;(4)后端收費模式,如投壺網放棄了從項目端收費,而是通過分享投資人的項目增值收益。

      平臺向項目收取中介費簡單明了、結賬快速,是目前眾籌平臺的主流盈利模式,然而這種平臺與項目之間利益捆綁開始受到很多投資者的質疑。近期曝光的“宏力能源事件”就存在眾籌平臺以其品牌背書對其項目進行過度包裝情況,結果預期收益與實際業績嚴重不符,讓投資人的錢打了水漂。平臺推(hu)介(you)投資者去投放一些不具投資價值或過度包裝的項目,從而牟取暴利。而一些新手投資者甚至認為平臺會為項目兜底或償還本金,終引發投資者與平臺之間的劇烈矛盾。

      全世界所有的金融平臺生存的邏輯都是保護投資人的利益,而不少式股權眾籌平臺把項目當做可盈利的產品,利用概念新奇的創業項目炒熱氣氛、拉高流量,甚至不惜暗箱操作,以達到快速分成的目的,對于不產生利潤的風險把控和“投后管理”環節并不重視。

      股權眾籌平臺突圍的三個缺口

      結合上述式股權眾籌的復雜圖景,再看“阿拉丁神燈”的隱喻,創業者如同在沙漠中探路的阿拉丁,平臺是為創業者推薦股權眾籌這掌神燈的魔法師,互聯網是神燈中快速對接投融資供需的天神,而投資者正是在天神安排下與創業者聯姻的公主,終魔法師在私欲的膨脹下走向了陰暗面。

      投壺網CEO趙妍昱在風險投資論壇發表《眾籌將死》演講呼吁,“當前互聯網非公開股權融資平臺的確存在‘優質項目難尋覓、信任關系難建立、定價方式不完備、退出機制不健全’等行業痛點,平臺需要積極配合監管層對融資項目進行嚴格審核和監管,加強業內合作,逐漸完善股權眾籌的產業基礎?!辈还茉鯓?,在股權眾籌的內憂外患下,平臺依然是為創業者保住融資“救命稻草”的希望所在,思路決定出路,相應的突破口分析如下:

      (1)平臺在現行的法律框架下,應與監管層保持良性互動。伴隨前期上線項目逐漸逼近“退出期”,媒體不斷曝光的股權眾籌失敗案例與p2p大規模風險事件的余波交織,宏觀政策對互聯網金融行業監管力度空前嚴厲,而政策因素無時不刻影響股權眾籌平臺的工作量及變現潛力。比如股權眾籌要求投資人以“有限合伙企業”進入被投企業,平臺要為投資者辦理或變更工商登記手續;再如投資者只有工商登記為“創業投資有限責任公司”、“創業投資股份有限公司”等才享有投資企業的稅后優惠政策等。

      (2)平臺在股權投資邏輯上需要正本清源,只有以“投資人利益”為核心重構商業模式才能解開“死結”。當前股權眾籌的綜合平臺在項目數量、投資人資源、推廣造勢、項目滿籌率上擁有明顯優勢,只有抓好優質項目準入、項目退出的“兩頭”,股權眾籌行業才能進入良性循環。而一些流量優勢不明顯的垂直平臺也并非沒有機會,比如投壺網站在投資人角度評估項目,代表投資人利益挑選項目,平臺上線的項目極少,回音必集團的“獨角獸”項目在其平臺上眾籌達到1.15億元的國內互聯網非公開股權融資的高記錄。由此帶來的啟示是,化眾籌平臺的活路在于“服務盈利”而非流量盈利。

      (3)業內亟需出臺行業標準,平臺還需與線下老牌VC/pE機構密切合作。當前眾籌平臺同質化嚴重、各自為戰,行業基礎數據庫如合格投資人、融資企業、中介等關鍵信息并沒有打通,在爭奪投資人和項目資源過程中陷入內耗,掣肘眾籌行業的長遠發展,而一旦基礎數據庫的共享可以有效防范金融風險的爆發。應該清楚地認識到,股權眾籌與線下的VC/pE機均相比還處于投融資的支流,目前各大股權眾籌平臺通行“領投+跟投”制度,離不開傳統pE機構的領投,而線下pE機構也迫切需要互聯網提升投資效率。股權眾籌與傳統的私募機構之前并非顛覆或替代關系,而是互補與共榮的關系。

      此外,在一片唱衰“眾籌”悲觀氛圍中,一些有實力的股權眾籌平臺的“線下化”、“國際化”轉向值得注意??梢灶A見,股權眾籌平臺與線下投資機構深度融合,逐步形成了“股權投資O2O化”;而國內眾籌機構與國外眾籌機構的資本、技術合作交流也會越來越頻繁。

      “勿忘初心,方得始終”是互聯網圈內人的口頭禪,用在股權眾籌平臺卻是再好不過的藥方,如果股權眾籌平臺繼續漠視投資者的利益,走一條透支信任、飲鴆止渴的道路,未來必定會爆發大規模風險事件,在監管層的鐵錘之下,式股權眾籌將面臨傾覆之危。而股權眾籌平臺以投資人為中心,讓優質項目為投資人獲益,讓劣質項目在殘酷的市場篩選機制中大浪淘沙,股權眾籌平臺就會成為資本市場與創業者依賴的關鍵角色,并能憑借“互聯網+金融“的優勢徹底變革股權融資市場,而監管層終究會為股權眾籌平臺“正名”,廣大創業者才擁有真正踏實、信賴的融資伙伴。

      相關推薦

      更多新聞

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